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警界风采 > 警营文化
写给远方的你
2015-10-20 |  来源:

 

“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,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……”街上飘来《南山南》,于是我想到你,想到写给远方的你。
阿姆斯特丹的星空伴随航班的降落,你迎来黎明迎来新的旅程。等待行李的间隙我们还在视频,你说你那才清晨,而我这边已晌午时分。火车穿越连绵起伏的牧场,全然不似我们在青海看到的高山草原。闲散的牛羊和仰望天空的马,草地间生长着杂花……拖拉机停在农场的土路上,红色屋顶的、带落地玻璃窗的小房子排列得很整齐,白色的大风车下你灿烂地笑着,哦,你说看这就是瓦格宁根的小镇。
此刻,我的眼前是绿瀑般垂下的常春藤,每天都会长出新的叶子,泛出蜡质光泽。我骑着单车告诉你萍乡的秋天,稻田像黄绿格子,新割的秸秆被捆扎成束,院里桂花开了两次,上一次花还很娇嫩就被雨淋落了,这次刚刚开好,香气会突然飘过来给人甜的回味。我拍下傍晚的天空发给你,萍乡的天空并不比任何地方逊色,夕阳的光线热烈耀眼,红似南国扶桑,漫天布满珍珠、柳絮、甚至大海波浪般的云朵,那一刻我想到梵高的星空,艺术家掀起翻滚的情愫,而我只消抬头会心一笑。
你的冬季已经开始,晨雾封锁的树林呈兰紫色在你发来的照片上,我隐约感到冬天清冽的风嗖嗖穿越平原的凉意。你穿着的白色实验服感觉比较单薄,但你笑着说实验室里四季如春。
我沐浴着警队的温暖阳光,特别是正午,院里的树木欣欣向荣,恍然盛夏。树叶间跳跃着星点太阳光,仿佛太阳的微笑映在脸上,于是我的嘴角也跟着上扬,晴天总能给人好心情,不是吗?
你说,窗外就能看见市中心的尖顶教堂。
我说,窗外有一棵桂花树与香樟对望。
忽然想起舒婷的《致橡树》,美好女子的愿望与憧憬。我们曾漫步在高大木棉盛放的季节,硕大如盏的花朵是春天燃烧的火焰。我们曾奔跑在盛夏滚烫的沙漠,西北的野风吹着沙粒温柔地亲吻着面庞。我们曾看过山顶之巅云海飘摇,水汽氤氲远山如黛宁静致远。我们曾听过东海边境潮水低吟,尚未有人留下脚印的沙滩沉默如金。风雨来临时我们并不畏惧,执着梦想继续攀岩,想像大海一样宽广,高山一般俊朗,流水一样清灵,青松一般挺拔。
又想起你,远方的你。
 
 

猜你喜欢